Vanguard gallery

陈兴业

 

 

陈兴业的绘画透露出对猩猩这一对人类而言极具镜像意味生物的着迷,艺术家用一种当代的表达方式叙述其作为现代人对于原始的臆想,同时亦是对于未来的想象。夸张的肌肉形体无疑是原始力量的图腾,而力量假象下的原始与当下是否又有相同的关联呢?“猩猩”只是想象的客体,这些想象的图像映照着我们对自我的审视,对自身与当下,现实与虚无,过去与未来的平衡。

 

 

 


 

 

《流》   纸上彩色墨水,色粉,流质丙烯,隐形发光墨水 | 427.5×114 cm | 2021

 

 

 

 

 

《新奇谭》   纸上彩色墨水 | 113.5 × 252.5 cm | 2020

 

 

 

 

 

《饥饿:声音的轨迹》   纸上彩色墨水,色粉 | 56 x 76.5 cm | 2021

 

 

 

 

 

《被手足蒙蔽的奥林匹亚先生》   纸上彩色墨水,色粉 | 200 x 131cm | 2018

 

 

 

 

 

 

《阻抗信噪》   纸上彩色墨水,色粉 | 200 x 131cm | 2019

 

 

 

 

 

 

《苦闷的美貌》   纸上彩色墨水 | 101x 67 cm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