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

外星人

微信图片_20171028173410

 

 

外星人

艺术家:童义欣

开幕:11月6日,17:00-19:00,2017

展期:11月6日-12月31日,2017

地点:上海莫干山路50号4号楼A座204

电话:+86 21 52522551

www.vanguardgallery.com

 

 

一天我发高烧。冲澡后早早睡了,希望第二天能好一些。经验告诉我如果用棉被紧紧覆盖住身体,也许能出汗退烧。虽然我也记得有一次持续高烧在医院,医生说这种方法并不好,会使体温更高。他建议冲凉来保持体温不上升。这次两个方法我都用了。每两小时我喝一杯水,然后去床上出汗,再去洗手间小便,冲凉,更衣。这个程序整晚大概重复了四次;然而,这并没有打断我的大脑活动。它一直过度亢奋、强迫症一般、黑暗、不纯、痛苦且无法停止。

 

 

我身处另一个世界,宏大的废墟和睿智的民众是它的特征。对里面所有的人来说,有一项任务极为重要,如同宗教一般:给“那个东西”完美定义。一开始,大约我第一次在床上出汗的时候,基本没有人相信这项任务是可能的。大家交头接耳,怀疑抱怨。在我喝了第二杯水后,人们开始试图定义它,但并未有多大的成功。我的内衣完全被汗湿,我再次去冲凉。当我回到床上,我能感受到人们之间的喧闹气氛。他们给它命了名。通过许多不同的词汇、方式、长度和个体,他们集体完成了这项任务。对我来说,他们用来定义它的词语似乎无穷多。一个词堆在另一个的上面,高高地耸入云霄。如果需要用无尽的词语来定义,我怀疑这个任务的意义。大家不断地测试这些词语。它们是如此的不同,但从未在任何测试中失败。人们甚至通过实现这些词语、生命、光和物体来自娱自乐。除了这些语义学的运用之外,他们向我展示了一个柱子,他们声称作为一个物件,它是“那个东西”的一个完美体现。它不很大,不像人们对一个有如此功能的东西所期待的那样。它似乎由石灰,木头和颜料制成。我在它的表面上认出了不断重复的方形结构图案。这点似乎最能解释为什么这个柱子会和无穷也有关系。松散的石灰时不时落到地上。

 

 

早上我的烧退了一些。感觉经历了一个高度文明的地狱,然后重生。我试图回忆起那些人所定义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我想不出来。或者说用有限的言语或理性思维来描述它是不可能的。

 

—— 童义欣

 

 

 

童义欣 1988年生于庐山,现工作生活于纽约。他曾于2005年 至2007年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此后先后获得温哥华 西蒙菲沙大学艺术荣誉学士(2012)、纽约大学艺术硕士学位 (2014)。近期个展包括: “外星人”,Vanguard 画廊,上海,2017; “纽约市钓鱼之旅”,NARS基金会,布鲁克林,美国,2017; “很多果肉”,SBC画廊,布鲁克林, 2016; “加油站:橡皮喇叭”, Vanguard 画廊,上海,2015; “稀薄的空气, 明亮的光”, 卡茨曼当代,多伦多,2015; “小平面 的表型”,大道画廊,温哥华,2014; “克劳德对独角兽过敏”, 华盛顿广场东80号画廊,纽约,2013。近期群展包括:“第三届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 | 中国律动:To Be An Image Maker”,厦门,2017; “PSA青策计划2017—— 光源度假村”,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中心,上海;“没有信息是中立的”,SSSSTART项目空间,上海,2017; “平面震颤”,长征空间,北京,中国,2016;“浮岛志”,汉雅轩,香港,2016;“重新了解”, 上海纽约大学, 上海, 2016;“一场关于真实的导览”,国立台湾美术馆,台中,2015; “新兴数字艺术家奖作品放映”,安大略省美术馆,多伦多,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