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guard gallery

石化海里的潜水员

 

 

 

“石化海里的潜水员”最初构想的是一场以印刷品为载体,可以随身携带、随时取阅,在方寸间观赏的展览。童义欣选择了折扇这种形式,呈现绘画、书法和诗歌等综合媒介。扇子开合之间所形成的狭小三维空间构成了此次展览的场地。

 

 

展览一侧的扇面以图像为主,它主要由三层画面构成。底层的画面是用红蓝两个基本色的墨水笔勾勒的线条,叠加在上面的一层是颜色更为丰富的水彩画。出现在“石化海里的潜水员”中的形象与正在Vanguard Gallery展出的“石化海”雕塑系列有着密切的关系。例如,在线条图层中,我们可以辨认出右下角描绘的《石化海:翼龙和直升机》中的两个主题形象;它们左上方的环形对应《石化海:环牙》等多件作品中出现的“环牙”;以及横向贯穿画面的《石化海:蜂鸟II》的轮廓。此外,艺术家还描绘了涉及地质学与社会议题的图像,如地质锤、镰刀、攀爬美国国会山的人。

 

 

这些以轮廓线构成的形象有的在水彩图层中被再次描绘,艺术家凭借印象将这些共享的形象绘制在近乎重叠的位置上,比如直升机、环牙、蜂鸟、镰刀,还有画面最右侧的莲蓬。此外,也有水彩图层独有的图案,比如占据画面主体的红色图案,它取自《石化海:腰子》的底座轮廓。除此之外,还有更多交织的细节等待观看者去发现。这些图层和其中的内容,就像不同地质时期的切片一样,有累积、有共享、有意外,也有巧合。

 

藏身于画面中的,还有第三个图层,它由画面左侧的“清风徐来”四字,和画面右侧略显金色和墨色的荷花图组成。这一图层翻印自童义欣的祖父童安国生前留给他的手绘扇面,这样的细节也为“石化海里的潜水员”蒙上了更为个人乃至带有自传性质的色彩,也让展览可以被视为艺术家与祖父共同完成的作品。

 

 

展览另一侧的主体是诗歌,它是童义欣以中英文互译的跨语际书写模式完成的作品。诗歌的内容来自长时间的积累,它们同样关联艺术家既往的创作,包括“石化海”系列;这些词语以独特的语序连缀组合,它们来自两个观察者对于作品视觉内容的理解,分别是艺术家自己和一个具备识图转文字功能的AI程序。两个观察者在识别图像和语句排列上都各具特点,他们的文字被打散后拼接为篇章,字里行间显现出一种看似随机却极为扰动想象力的叙述,让人在脑海中倒映出疑惑而不可思议的画面。同时,这首诗歌也是一件基于印刷字体的“书法”,童义欣以字体设计师应永会制作的中英文汲古书体为蓝本,复写了全篇文字。

 

“石化海里的潜水员”是一段穿越时间、文明、地质景观与文学想象的旅程,观看者在“潜水员”的带领下挖掘“石化海”里埋藏的线索。扇面打开是可览可阅的无限可能世界;扇骨合上是一片寂静,你我遗留在时间里唯一成立的现实。

 

 

 


开幕现场

 

 

 

 

 

 


关于艺术家|童义欣

 

 

童义欣生于庐山,曾在北京中国地质大学学习地质学,之后毕业于西蒙菲沙大学视觉艺术专业和纽约大学工作室艺术硕士专业。童义欣创作物件、影像和声音来了解自己,探索人类文化与自然的动态关系,以幽默的方式对社会关于价值、体面和理性的信念进行干预。他的作品曾展出于BRIC双年展,哥德堡双年展,OCAT双年展,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Para Site藝術空間,上海chi K11美术馆,当代加拿大艺术馆,国立台湾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赫塞尔美术馆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