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nguard gallery

话音未落

 

唐潮: 话音未落 

2022.11.08—2023.02.04

 

 


 

 

Vanguard画廊将于2022年11月8日呈现唐潮个展“话音未落”。这是唐潮在Vanguard画廊的第二次个展,将以电影拍摄及制作过程中的各个环节为载体,来探讨信息时代个人情绪状态与数字媒体技术之间的关系。展览将持续至2023年2月4日。

 

《心之电影:一个恐怖故事》

摄影, 200张 |29.7 x 22.23cm| 2022

 

 

 

唐潮的创作惯于捕捉并记录个体身处某个特定环境中的临时反应。一个人在某种应急状态下引发出的私人化的观感,实则可以提供一种“通感”去连接观众。本次展览中唐潮尝试以电影拍摄片场般的布景来阐述“忧郁”“愤怒”及“恐惧”三种基础情绪:“话音未落”以图像装置《心之电影:一个恐怖故事》展开叙事,这件作品由一组200张分镜故事板组成,其中的人物及场景源自日本恐怖电影《午夜凶铃》,并被数字建模技术解构及重组,而后通过分镜头剧本中的运镜指示箭头相串联,组建出属于信息时代的全新叙事。主角贞子经历了由显像管电视向高清数位时代的转变,其自身也投射出对图像技术迭代的恐惧。分镜故事板中阴郁昏暗的视觉语言进而延展到展厅现场的另一端:《怒兔》是蓝幕搭建而成的摄影棚,叠加其上的是题为《呜咽曲2:逆向掩蔽》的录像。两件作品都贯穿了蓝色的基调,而录像中空白信号所产生的雪花点,则被渲染为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在《呜咽曲2:逆向掩蔽》中,唐潮拼合了真实世界与媒体世界初始状态中的各类基础图像,并尝试以此为基础引发观者的忧郁情绪。《怒兔》蓝幕上的十字标记被艺术家嵌入了小巧软弱的兔子形象:博伊斯行为艺术中僵直的死兔子,以及动漫系列《蜡笔小新》中的角色樱田妮妮用来泄愤的兔形玩偶。两种兔子形象在作品中并置,作为美术史乃至流行文化中频繁承载愤怒情绪的客体。

 

 

 

《呜咽曲2:逆向掩蔽》

单屏影像,彩色,有声 | 2022

 

 

在互相关联及指涉的展览空间中,“忧郁”“愤怒”及“恐惧”作为概念化、象征性的基本元素在不同的载体和形式间转换及流变,进而唤起观者复杂且怪诞的综合性感官体验。“话音未落”有意悬停在电影即将开机拍摄的微妙时刻,留待观看者凭借自身的观看经验接手余下的成片制作;唐潮在其间设置了多重线索及结构,以激起观者对气氛、图像、声效等的自我觉察。录像作品声轨中的白噪音、海浪声及类似电影角色间的对白制造出音画不同步的错位感,却又呼应了人们飘忽而隐性的各类情绪,引申出言语之外的空间供观者审视技术语境下的私人感知。

 

《布景1#》

数码绘画 |61.7 x 30.8cm|2022

 

 

 

 


关于艺术家 | 唐潮

 

 

唐潮1990 年生于湖南,2014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实验影像工作室。现居上海。唐潮的工作本质有像在实践写作中一种深思之轻的建议,比如把剧本提炼成一句话:“身处现代岛屿的困境,一个自我放逐的乐园。” 到最近:“几种心旷神怡的点状覆盖一连串孱弱的呼声。” 你可以集中在这句话的语气、节奏,换成摄像机的话,就是聚焦在晃动、光线还有景别。话的内容不是最重要的,有时候轻声细语、结巴,或颠三倒四。当然他偶尔也用图片、行为、装置、戏剧或舞台实践来说出,甚至是键盘上敲击几个字母。唐潮擅长在特定的地方摁下空格,连续摁住几秒也可以。他总是试图在每段平铺直叙的空白处释放一些言外之意。

他的近期个展/双个展包括:“话音未落”,Vanguard 画廊,上海,中国(2022年);“夜以继日”,The Store, 首尔,韩国(2022年);务虚会:智慧如夜的迷彩(线上项目),Vanguard画廊,上海,中国(2021 年);“从匮乏变成轻”,Vanguard 画廊,上海,中国(2017 年)。同时他还在近期参加了以下群展:“集光片羽”,UCCA Edge, 上海,中国(2022年);“夜次元——夜以为序”,UCCA Edge, 上海,中国(2022年);“光阴如影”,2021深圳光影艺术季(福田展区),深圳,中国(2021   年);“年轻媒体艺术家展览 自由联接”,OCAT上海馆,中国(2020 年);“游戏社会:狼、猞猁、蚁群”,现代汽车文化中心,北京,中国(2020 年);“在半个迷宫中”,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中国(2019 年);“似水流年”,SNAP,上海,中国(2019 年);“炽热”,BIG SPACE x Chino gallery ,上海,中国(2019 年);“剩余的时间- 房间6 号”,歌德学院灰盒子空间,北京(2018 年);“当媒介成为日常”,星汇当代美术馆, 重庆(2019 年);“怜悯派对”,睡眠中心,纽约(2018 年);“室内宇宙”:2017 华宇青年奖入围艺术家群展,华宇艺术中心,三亚,中国(2017 年);西班牙国际影像艺术节,马德里,西班牙(2017 年);“一幅不包含乌托邦的世界地图甚至都不值一瞥”,北京公社,北京(2017 年)。